2009年,一場大車禍,我摔壞了臉骨,大腿被排氣管壓住,皮膚嚴重燙傷。植骨和植牙,兩年漫長的治療過程,讓我變成一個大藥桶,各種化學藥物,殘留在體內,皮膚毛細孔常常散發出令人作噁的藥味。

 

文章標籤

集緻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